《种子的胜利》[美]索尔·汉森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经历了两千年沉睡的种子,为何还能再发芽?为了寻找豆肉蔻与胡椒,竟然促成了地理大发现?中东的小麦种子,如何决定了不同国家的命运兴衰?

你好,欢迎来到速读一本书,今天为你讲述的书籍是《种子的胜利》,这本书大概28万字,我会用大约25分钟的时间为你解读书中精髓: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千奇百怪的种子们,是如何征服植物王国,参与塑造人类历史的。

种子,在我们生活中看似普普通通,其实拥有强大的魔力。在泥土中埋入一颗种子,它也许会长成一棵大树!但如果你埋的是一头羊,那它只会慢慢腐烂。即使是最小的种子,也包含这种强大的力量。地球上约有35万种利用种子繁衍的植物,它们下一代所需的全部生命活力,全得靠种子来传递。

我们居住在一个种子的世界里。种子早已远远越过森林与原野,遍布人类历史与生活的每个角落。纵使你深藏在钢筋水泥的堡垒里,那些种子早已变成你生活的一部分。咖啡豆和面包、你身上穿的棉T恤,冰箱里静静陈列的啤酒、爆米花和老干妈,都是种子产品。是的,种子,无处不在。

到底什么是种子呢?有位植物学家这样形容:种子,是一个盒子里带着午餐的植物婴儿。这是个非常形象的说法。婴儿,是指植物的胚胎,也就是种子发芽的核心。盒子,就是种子的外皮,而午餐呢,就是种子里的营养组织。这就是一颗典型的种子:轻便,受保护,营养良好。

本书的作者索尔•汉森,是美国著名的生物学家,野生动物保护者,斯威策环境基金会研究员,人类生态系统研究会成员。他同时也是一位自然科学科普作家,《纽约时报》畅销书榜上的常客。,因为索尔在自然科普领域的卓越工作,他曾荣获多个美国图书类大奖。

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的写作灵感。作者的儿子诺亚,从小便对种子着迷。牙牙学语的诺亚总喜欢问:(这)是种子吗?他喜欢分辨哪些东西有种子,哪些没有。这是诺亚最早学会的,对世界进行分类的方法之一。松果?种子。番茄?种子。浣熊?没有种子。这便是索尔家里日常的对话。于是,索尔开始思考种子。他发现了种子的影响力,以及人类,对于种子的不自觉的依赖。在索尔写作《种子的胜利》一书期间,获得很多人和物的帮助。其中包括许多园丁、植物学家、探险家、农民和历史学家。当然,也包括植物本身和围绕植物生活的昆虫、鸟类、动物甚至真菌。

好了,给大家介绍完本书创作的背景及作者的概况,我们来具体说说书中的内容。这本书有三项主要内容:

第一部分,种子的营养。

第二部分,种子的防御。

第三部分,种子的传播和耐力。

我们先来谈第一个要点,种子的营养。

先从粮食说起吧,因为人类的饮食基础,就建立在种子之上。

种子储备了一颗幼苗最开始需要的食物。一旦植物为其后代准备了午餐,从恐龙到真菌,所有的生物都想一饱口福。而其中作案手法最为娴熟的,莫过于人类了。种子在人类饮食中非常重要。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带着种子,种植它们,培育它们,在所有的土地上繁殖它们。

全世界人都在吃种子:大米、小麦、燕麦、玉米等等。注意,这些食物都是草籽,也就是草的种子。世界上70%的耕地种的都是草籽,畜牧业也仰仗草籽提供饲料。哪怕现今科技十分发达,情况也未改变。

我们选择草籽作为主食,和它本身的特性息息相关。草为了适应平原的生活而进化。而在平原上,快速生长才是关键,因此它们发芽快,而且又小又高产。草是一年生的植物,也就是说草在一年之内就能完成生老死这一整个生命周期。草本植物,一般只在生命快结束的时候才生育后代。所以对于它的种子们,草类植物的投入是倾其所有的。这就是草又小又高产的原因。我们要知道,相对草的体积来说,草籽的质量和数量都是非常大的。最为关键的一点是,草籽里储备的是大量的淀粉。在种子所有能量储备的方式中,没什么比淀粉更适合成为人们的主食了。淀粉非常容易被消化,它是由葡萄糖的分子长链组成的,就像糖珠串在一根脆弱的项链上。我们唾液中的酶,能轻易地破坏这根项链,帮助我们人体获得能量。因为草容易种植,产量大,适合消化,所以我们的先祖才会选择草籽,来开启农业之门。

种子提供的营养不仅仅是摆在你的餐盘里,供你食用那么简单,种子更是促进了人类的进化。

我们都知道,加热过的食物更容易被消化,热量也大大提升。哈佛大学的兰厄姆教授,就此提出了著名的“会烹饪的类人猿”理论,他认为,是否会烹饪是区分普通和高级类人猿的关键。比如黑猩猩有种特殊的习惯:它们会在森林大火之后,去寻找被烧烤过的豆子、坚果、植物块茎等食物。这是它们的一种被动行为。一旦类人猿主动加热食物,进化就开始加速前进。加热过的食物,能帮助它们获得的更多的能量,可以满足更大体积大脑的新陈代谢需求,这就为进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当偶然行为变成日常时,进化的大门就已悄然打开。考古证据表明,79万年的以色列古人类,就已经开始用火加热种子制作热食了。祖先们在享用了几十万年的加热谷物和其它食物之后,才真正开始朝现代人进化。

除了淀粉,植物为其后代装备的午餐也呈现出许多不可思议的方式。

油脂、蛋白质,糖类,以及其它更多的搭配,都出现在种子的午餐里。比如富含椰子油的椰肉,用来制作巧克力的可可脂,提供丰富蛋白质的豆类等等,这些都是种子的午餐。这些种子午餐在给种子提供营养的同时,也不断地丰富着人类的餐桌。

有一种种子,它的营养午餐能影响冰淇淋的口感,甚至是印度北部摩托车的价格。这就是瓜尔豆,西瓜的瓜,尔康的尔,豆子的豆。

印度人种植瓜尔豆已经有几千年历史了,当地人常常把它当作饲料,偶尔用来烧菜。瓜尔豆是一种沙漠植物,沙漠里最珍贵的就是水分。对瓜尔豆而言,每一次的沙漠暴雨都特别重要,因为这是它们种子发芽的关键。因此它们进化出了瓜尔胶这种营养组织,既能快速储存大量水分,又能分解成生长所需的葡萄糖。当人们意识到,瓜尔胶作为增稠剂的效果是淀粉的8倍时,瓜尔豆的命运改变了。

当全球油气价格不断攀升,水力压裂技术给石油和天然气的开采注入了新的生机。水力压裂技术是一种向油田内注入大量高压液体,利用水的压力,向上把岩石层挤裂,从而获得更多石油和天然气的技术。简称水裂法。水裂法使用的高压液体,需要大量的瓜尔胶作为黏合剂。瓜尔胶自此变成了一种高科技能源工业的原料。瓜尔豆的主要产地,是印度北部的拉贾斯坦邦。仅仅几年之内,邦内瓜尔豆的批发价就上涨了15倍以上,有时候每周都会翻一倍。曾经用瓜尔豆喂牛勉强维生的农民发现,他们卖豆子的钱能买台电视机,或者是一辆摩托车了。

任何一位先哲都不会想到,用来喂牛的瓜尔豆种子能创造巨大的财富。而种子对历史的影响远远不止这些,细究历史我们会发现,种子往往是变革性事件的根源。

14世纪肆虐欧亚的黑死病,正是随着种子的海上贸易而大范围传播的。黑死病通过黑鼠毛发里的跳蚤传播,老鼠去哪里,跳蚤必定相随。虽然老鼠一辈子的活动范围只有几百米,但是随着来往各个大洋的船只,跳蚤和老鼠们也一起环游起了世界。几年之内,黑死病就从中国传到印度和中东,一路向北,直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

起义和和暴动的焦点也集中于种子。因为谷物短缺,人们将不满、怨恨转换为公开叛乱是家常便饭。小麦和面包的短缺,便是促成包括1948年法国大革命、俄国革命在内的“民族之春”革命浪潮的原因之一; 2009年,全世界小麦因灾害而大规模歉收。就在第二年,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浪潮,“阿拉伯之春”,首先就在世界人均小麦消费量第一的突尼斯爆发。对比之下,当时阿尔几内亚政府,大量进口小麦,平抑价格,至今政权稳定。人类的政治变革和种子密切相关,这值得我们深思。

好了,以上就是本书的第一个重点内容,种子的营养。种子是人类生命的支柱。人类依靠分享种子的午餐,建立起自己庞大的文明。种子也因此深刻影响了人类的历史。谈完了营养,我们来说说种子的防御。

几乎所有的生物体都会为保护下一代战斗,植物为它们的种子装备了令人惊讶的、有时甚至是致命的防御体系。有的是难以穿透的外壳和锯齿状的尖刺,比如我们熟悉的核桃和榴莲;榴莲除了坚硬的外壳之外,还会发出刺激性味道,这种味道也是它的防御装备之一,辣椒、肉豆蔻、多香果等很多植物都会通过发出刺激性气味来抵御敌人;还有一些植物就更狠了,它们会生长出许多毒素来保护自己,比如用来散血热、消肿的中药马钱子的种子,就含有剧毒,番木鳖碱,轮番的番,木头的木,老鳖的鳖,碱是酸碱的碱,这是一种生物碱毒素。

《本草原始》曾记载:“番木鳖,木如木鳖子大,形圆而扁,有白毛,味苦。鸟中其毒,则麻搐急而;狗中其毒,则苦痛断肠而。若误服之,今人四肢拘挛。”

即使种子采取了很多措施来保护自己,想要吃午餐的动物也不会望而却步,种子和吃种子的动物之间,开展了一场漫长的军备竞赛。力量更大的牙齿与更加坚硬的种皮相互促进。种子拥有的坚硬外壳,其实并非想阻止动物啃咬,而只是减慢被破开防御的速度。如果外壳很容易打开,那么动物会当场吃掉种子。但是如果动物需要花费几分钟打开一个种子,那么迫于其他掠食者的威胁,动物会把种子带走,在洞里咬开它们。这就提供了一种可能,当动物们没来及吃这些种子,或是忘了,那么这些种子就有机会发芽。事实上,凡是能让动物延长处理种子时间的特征,都是优势。

说完了坚硬的外壳,我们来谈谈种子的化学性防御。

15世纪的欧洲,香料是商人梦寐以求的商品,而香料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是种子。当时的香料要经过很长的路线才能到达欧洲。人们普遍认为,那些贵重的香料,是从蛇看守的冒火焰的树木上摘下来的,或是从天堂的细枝和浆果中收获的。人们对香料的渴求促成了地理大发现,哥伦布在航行时,每遇到一种新植物,都会检查一下。比如尝尝它的花蕾,希望它是丁香,或者刮刮它的树皮寻找生姜。然后他会把注意力转移到种子上,因为它们能产出最贵重的香料,肉豆蔻、肉豆蔻干皮和胡椒。

学者们常常把历史上人们对香料的渴求与现代人对石油的欲望相提并论。这两种渴望都结合了有限的供给和无限的实际需求,从而创造出主导全球经济的商品。所以,使用香料的历史,也是一部发现史、全球史。今天,全世界的杂货店里,都陈列着各式各样的种子香料。但当我们通过捏、磨、撒,或其它方式使用香料的时候,很少有人会思考这简单动作后的生命机理。香料,为什么有香味?

香料的香味,自然是植物分泌的化学物质产生的味道。制造这些,其实并不是为了我们人类吃东西吃起来更香,而是为了自身的防卫目的。我们做煎牛排,一般会撒些胡椒増味。为什么牛排之类的肉,本身没有特别大的味道,而香料有呢?这是因为肉长在动物身上,可以移动,而植物不可以。它们只能被动地保护自己,这就是香味产生的根源。

植物把氮,也就是氮气的氮,用于制造一系列的氮基化学物质,专家们称之为“生物碱”。生物碱是出于化学防御的目的制造的。生物碱的种类很多,而且用途广泛,它们可以是辛辣的,比如辣椒素,也可以是像咖啡因、尼古丁、吗啡和可卡因这种药品和毒品。。

植物和动物、周围环境的互动,成就了多样化的生物碱世界。举个例子,辣椒的辣味变化非常丰富,从只有很淡的辣味的水果椒,到能让人辣到“燃烧”的印度魔鬼椒。其中的秘密就在于辣椒与真菌的互动。真菌会杀死辣椒的种子,而辣椒素能抑制真菌的生长。根据所处环境降水量的不同,辣椒素和真菌相互作用,就像天平两端的砝码一样趋于平衡。降水量充沛的地区,辣椒会比较辣,这是因为真菌在潮湿环境里更为活跃。而在干燥地区,真菌也不怎么生长,辣椒就减少辣椒素的产生以提高种子产量和保留水分。不同的湿度和真菌活跃度成就了不同辣味。

另一种最为风靡的种子防御武器,就是咖啡因了。咖啡豆含有大量咖啡因,是一种最令人愉悦的种子。我们应该感谢昆虫、鼻涕虫、蜗牛和真菌。咖啡因的诞生,就是为了应付这些咖啡树的天敌。没有它们,我们可能就喝不到咖啡了。

咖啡因是一种天然杀虫剂,能够降低蜗牛的心率、使鼻涕虫兴奋的“跳舞”,更能抵御真菌病的感染。很多植物含有咖啡因。茶树、可可、咖啡树,还有传闻可口可乐保密配方的原料之一,可乐果,也含有咖啡因。制造咖啡因的原料,同样是宝贵的氮,所以它们被循环利用。咖啡因随着植物不同阶段需要保护的部位不同,从叶子、花朵、果实,一路转移到种子里,并在那里固定下来,定格为一颗香醇的咖啡豆。这很好理解,哪里有咖啡因,对动物来说,哪里就不好下口。

但有一个部位出现咖啡因,曾经令生物学家百思不得其解,这就是花蜜。众所周知,蜜蜂采集花蜜。而将杀虫剂放在一个用来吸引

昆虫的东西里,意义何在?近期有关蜜蜂的研究揭示了答案,只要剂量适中,咖啡因并不会赶走蜜蜂,而是强化蜜蜂的神经元反应。这会让蜜蜂采蜜采的更勤!看来,蜜蜂采咖啡蜜也会上瘾。

任何抛开剂量谈毒素,都不妥当。反过来说,适当剂量的种子防御武器,能成为人类对抗疾病的有力手段。从香豆树种子里提取的香豆素,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这是一种温和的毒素,曾经被添加在朗姆酒里作为增香剂。然而一旦香豆素和某些真菌相遇时,会变成强烈的血液稀释剂,这是一种剧毒。当科学家掌握了其中细微的化学变化后,香豆素类药物,法华林诞生了,法国的法,中华的华,树林的林。这是一种世界上使用范围最广的灭鼠药。血栓病病友可能比较熟悉,因为小剂量的法华林可以稀释血液以治疗血栓,常常配合化疗对抗癌症。所以,在被发现半个多世纪后,它依然是世界上销量最多的药物之一。

以上我们谈了种子的防御,我们讨论了坚硬的外壳、让攻击者感到辣味和胃痛的化合物,还有平常我们所熟悉的咖啡、可可等饮料。这些都是种子防御机制的产物。最后,我们来谈谈种子的传播和耐力吧。

如果你吹过蒲公英的绒毛,你应该熟悉它能跨越空间传播后代的概念。种子的另一个能力——休眠,就能使种子能够跨越时间进行传播

让古代品种的植物重新获得新生,便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公元73年,罗马将军弗拉维席尔瓦,攻占了犹太人大起义中最后的据点——圣地马萨达。当席尔瓦的军团进入其中时,却遭遇了可怕的寂静。他们本以为会遇到抵抗军的短刀,却发现整个要塞没有一个活人,不愿意投降的近千名犹太人集体自杀了。有关马萨达抵抗和牺牲的故事,已经变成犹太民族神话了。

上个世纪,考古学家在对马萨达废墟进行深入挖掘时,意外发现了一批储备的物资:盐、酒、橄榄油、以及大量的椰枣。后来有植物学家突发奇想,把这批2000岁的椰枣埋进土里种植。不久之后,有一颗种子奇迹般的长出了新芽。以色列人为它取名“玛士撒拉”,是《希伯来圣经》里一位九百岁老人的名字。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只不过玛士撒拉是这些例子里年龄最大的一个。它是已知的地球上最长寿的生物体之一。

种子的使命就是萌芽,但一颗种子首先得学会抗拒萌芽。这听起来有点矛盾,其实是说:对于种子,条件如果不合适,它坚决不萌芽。为了这一点,种子进化出对应的“开关”,只有大自然按下这些开关,种子才会从安眠中醒来。举个例子,在大火易发的地区,当火焰烧完并释放出富含养分的灰烬之后,有些植物才会发芽。比如金合欢树、漆树等。这些植物的种子,有的是完全不透水的,只有外皮被烧开产生裂缝以后,才能吸收水分开始发芽。

拥有休眠种子的植物不惧严冬、干旱或其它阻碍,它们的种子可以避开这些灾害,在下一个生长季节发芽。因为即使遇到毁灭性的打击,休眠的种子仍将留在土壤中,等待另一次机会。这使得种子植物在恶劣的、变幻莫测的或是季节性很强的气候条件下具备优势。种子植物之所以成为地球植物霸主,种子休眠的功能不可或缺。

休眠是种子耐力的体现。这为植物提供了一种方法,一种能避开危险,将子孙后代传播到未来的方法。那么对于空间距离的传播,种子又是怎么做的呢?有三种方法:果肉传播、借助风力或水力传播。

对于一只饥饿的动物来说,苹果里的小籽或椰枣里的果核无关紧要,诱人的果肉才是第一位的。但事实正好相反。为种子服务,才是各种各样的果实存在的原因。人类也成为这个传播链条里很大的一环,我们收取报酬,而工作就是传播它们的种子。

在自然界中,果实通常很美味,而且昙花一现。这有助于在合适的时间吸引合适的传播者。只有当种子成熟并准备离开母株时,诱人的香味才会出现。种子成熟前,植物会用苦涩或有毒的果实防止动物伤害。这是果子熟透了才好吃的内在逻辑。而为了吸引传播者,植物往往想动物所想,思动物所思。不管是糖分、蛋白质,还是水分,果肉都能满足传播者的期望。西瓜原产自非洲的沙漠。当西瓜成熟时,能吸引到各路传播者,因为它满足了沙漠国度生物的普遍期望:解渴。

大多数种子随着风和水传播。比如我们生活中常见的棉花。棉花的绒毛除了用来纺织成布,还可以帮助棉花随风而飞,也能帮助它漂浮在水中。这些绒毛能让种子至少漂浮两个半月。即使棉籽下沉,它们也能在海水中保持三年以上的活性。

大部分的单个种子,通过风和海浪找到安身之所的希望都很渺茫。但是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反复尝试,总会成功。美洲的棉花含有两种完全不同的基因,分别来自两个远在非洲的先祖。这说明棉花至少两次成功跨越了整个大西洋,在美洲繁衍生息。

好,以上就是最后一个重点内容,种子的传播和耐力。种子借助风力、水力还有果肉传播自己的后代。它们还发展出休眠的能力,以适应变幻的季节和环境因素。

最后,我们来总结一下前面所说的主要内容。

种子里藏有植物的营养午餐。多样性的种子,呈现出多样性的营养种类。种子的营养哺育了人类,并深刻地影响了人类的历史。直到如今,种子也是许多变革性事件的根源。

种子的防御,是植物与环境协同进化中的一支多人舞蹈。植物和它的动物、真菌等舞伴,一同跳舞,共同进化。我们也分享了其中许多的好处,譬如辛辣的味道,许多药物,以及最受欢迎的咖啡和巧克力。

种子为了便于传播,作了许多适应性的改变,使它们得以在全球范围内生长。有1/3的种子依靠果肉传播。剩下的种子依靠风和波浪传播,最典型的是棉花,既能随风飞舞,也能随水漂浮。

种子的耐力也十分强大,园丁们都知道,贮存种子过冬可以来年再种植。许多种子需要经过一次寒潮、一场大火,甚至更为特别的条件才能萌芽。有些品种在土里甚至待了十几年时间,只为等待那一个最合适的萌芽时刻。

进化的行为就像是一位园丁,只保留最成功的实验结果。不管是营养、耐力还是防御,只要种子的这些特点对未来后代有利,就会持续存在。这是种子的胜利。但这不是进化的终点,种子的胜利,并不是永久的。正如孢子植物让出了他们的优势地位一样,种子也有可能让位于某个新的物种。对于种子的未来,我们拭目以待。

以上,就是本期音频《种子的胜利》这本书的全部内容,恭喜你听完了这本书,励耘书屋期待与你下次再见。

© 转载请联系作者,私自转载视为侵权!

人已赞赏
生活

《睡眠革命》[英] 尼克·利特尔黑尔斯

2020-3-31 6:00:34

生活

《自私的基因》[英] 理查德·道金斯

2020-4-9 6:00: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