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家书》[中]曾国藩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晚清“第一功臣”的为官、处事之道。行文从容镇定,形式自由,随想而至,挥笔自如,在平淡的家常事中蕴含真知良言。

欢迎您来到速读一本书,今天我们要说的这本书是《曾国藩家书》,本篇文稿一共6000多字,我会用大概20分钟的时间为您解读整本书的内容。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胸无用兵之策的文弱书生,曾因兵败走投无路,两次投水、多次以剑自刎未遂,还给儿子写绝命信,叮嘱子孙后代永不再带兵征战——而正是这样一个人,最终成为驾驭千军万马的最高统帅,成为清代“文人封武侯”第一人。这便是——“晚清第一名臣”“千古完人”曾国藩。

曾国藩既有“中兴第一名臣”的美称,又有“卖国贼”的恶名。近百年来对他的评价毁誉参半、褒贬不一。无论是欣赏他的人还是鄙视他的人,都对他所撰写的《曾国藩家书》推崇备至。

时至今日,民间还流传着“为官要学曾国藩,经商要学胡雪岩”的说法,可见《曾国藩家书》不仅仅是一部记录平淡家常的书信集,还是一部蕴含着为人处世、持家教子的人生智慧书。

《曾国藩家书》记录了曾国藩在清道光30年至同治10年前后的人生,内容包括了修身、教子、持家、交友、用人、处世、理财、治学、治军、为政等方面,从这本书里,你能看到一个凡人修炼自身的真实人生轨迹。

那么,一个先天资质匮乏的“庸人”最后是如何成为后人眼中那个圣贤、大师的呢?解开这个秘密以后,你就会发现,这是一个关于人意志力极限的故事。正是这种意志力使得生为“凡人”的曾国藩,最终能够为自己镀上“金身”。

据说,公元1825年的夜晚,在湖南湘乡一个14岁左右的孩子正在夜灯苦读,此刻,他房间里潜入了一个意欲行窃的小偷。

这户人家的孩子正在背诵一篇文章,于是小偷就暗暗藏好,准备等这个孩子休息了再出来行窃。然而一篇普通的文章,这个孩子来回反复地念了背了多次,都没能完整背诵下来。

小偷在这户人家里等了一整夜,天色放亮之时,这个孩子还是没有去休息,小偷最后只得空手而归。

传闻的真实性不得而知,但参照现在一个初中生背一篇《岳阳楼记》的时间来看,这个孩子绝对谈不上是天赋异禀,甚至可以说是天资有限。

而这个孩子,从14岁就开始参加县试,先后考了9年、7次,23岁才终于考上了秀才。

这个孩子不是别人,正是曾国藩。

我们想想,20多岁考上秀才是个什么概念?对比同时代的其他名人就能一目了然了:小曾国藩一岁的左宗棠14岁参加县试,就名列第一,次年府试取中第二;李鸿章17岁即中秀才;稍晚几年的康有为幼年时就已经被誉为“神童”,梁启超更是11岁就考中了秀才,16岁中了举人。

梁启超对曾国藩的评价是,“‘文正’固非有超群绝伦之天才,在并时诸贤杰中,称最愚钝”。

曾国藩并没有否认他的看法,而且还自评为“吾生平短于才”、“秉志愚柔”,意思是说:“我是个天生就很聪慧的人;坚持自己的志向来克服愚笨软弱罢了”因此,他决心为自己树立一个明确而具体的人生设定。

都说笨鸟须先飞,曾国藩正是自知“愚笨”,才更加努力地去提升自己。而这第一步便是自我修养的提升。这看似简单的信条,曾国藩却几十年如一日地在坚守。

 

我们从曾国藩的前半生来看,他也只是一介寻常凡人,若说有什么过人之处,无非是他有着能够高度自我苛求的意志力,正是这一点,一次又一次地成就了他。

曾国藩在家书中反复提到勤勉、谦恭、恒心、坚韧与自我反省。他注重进德修业,强调要戒除夜郎自大、恃才傲物与牢骚满腹的性格。咸丰年间,曾国藩的九弟沅甫曾在信中说到,自己“意趣不在此,则兴会索然”,他在回信中告诫说“此却大不可。凡人做一事,便须全副精神注在此一事,首尾不懈。不可见异思迁,做这样想那样,坐这山望那山。”青年时代的毛泽东正是读了这一段金玉良言才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专心致志的治学原则。

在曾国藩看来,“修身”就是时刻坚持自己的原则;决定了的事就该怀着赤诚之心去完成;不轻易生气懊恼;要逆来顺受,不可以骄傲懒惰,刨除人性里面的贪、嗔、痴、爱、恶、憎,以此,才能达到古人口中圣贤的境界。

于是,当曾国藩的这种自我努力已经“万事俱备”之时,他人生中的重要契机终于来到了。

在用人与交友篇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曾国藩的曾祖父曾在夜里梦见有蟒蛇绕梁。隔日清晨,得知自己的曾孙出生,便认为他的曾孙——曾国藩,正是这只巨蟒的转世。

“巨蟒转世”当然只是个不可信的民间传说,但凡会和传说联系在一起的历史人物,至少都是些厉害角色。依照曾国藩自身的成就来说,这个厉害的角色多少有些大器晚成的意思。

曾国藩在三十三岁这年终于考中了进士,在翰林院担任一个闲散文职。

他知道,若要在仕途上有所作为,首先需要得到一个人的赏识,这个人就是身份地位等同于宰相的穆张阿。

加入穆党,是曾国藩在仕途上迈出的具有转折意义的第一步。

某次面向官员的考试结束后,身为总考官的穆张阿表扬曾国藩的诗文写得不错,要求曾国藩也单给他一份。曾国藩将诗文抄写了一遍,反复检查后,连夜送去了穆张阿处。利用这次机会,曾国藩顺势向穆张阿口称“恩师”,穆张阿原本也有拉拢之意,于是欣然接受。

穆张阿对曾国藩进行了多次的提携和推荐,直到道光帝注意到曾国藩的存在,召见了他。于是,曾国藩迈出了仕途上具有同样转折意义的第二步。

曾国藩到了圣殿后,殿内挂着字幅,站了很久,却依然空无一人。直到太监来打发他回去,叫他明日再来。

就这样,曾国藩带着困惑去见了穆张阿,穆张阿听了曾的描述后说:这是皇帝有心要考你了。穆便问曾,是否记住了殿内四壁上的字幅内容,曾国藩大惊,表示自己当时顾不及思考。

于是穆张阿马上叫人带了银两去见当时传话的太监。太监收了好处,透露说当时殿上挂的是《朱子家训》。

曾国藩连夜背诵,第二天清晨果然接到了道光帝的再次传召。召见后,道光帝很快便问起了殿上那幅字,于是曾国藩不仅背得出《朱子家训》的内容,还把道光帝就字幅提出的每个问题都答得头头是道。

曾国藩在这次召见中给道光帝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由此,在道光皇帝的器重下,曾国藩只用了短短五年的时间,就从一个七品小官,跃升为从二品的朝廷大员。

仕途之初的处处小心、努力经营是曾国藩把握住人生契机的重要原因,在那之后,曾国藩才逐渐形成了一套为人、为官、为政的处世哲学。

在交友方面,曾国藩提出“勤加来往”、“切勿占人便宜”、“患难与共”等观点,他从不肯轻易受人惠,情愿别人占他的便宜,自己也不能占别人的便宜。在《家书中》,他和诸弟反复强调“不必送诗文于他处……求师不专,则受益也不入……”。且多次告诫子侄亲近良友、对待朋友必信必诚、患难与共勿留遗憾、勿与权贵相交、不可轻取人才等。

 

从某种程度上讲,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会与什么样的人交朋友,交什么样的朋友,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在价值观念构成的关键时期,把握交友原则至关重要,交友不慎就会贻误自己的前程。

在坚持了多年的自我修行以后,曾国藩交对了人,走对了人生的关键几步,在仕途中实现了质的飞跃。但是,这样一个高度自律并时刻向着理学圣贤形象迈进的人,又是如何面对寻常人都会遇到的生老病死、七情六欲等现实问题呢?

众所周知,曾国藩信奉理学,对他来说,在诸多他认为需要戒除的陋习里,最难的一个其实是戒色,直到一件事发生。

曾国藩先天就患有皮肤病,病情在京时变得严重起来。

他在《家书》中谈起此事时曾表示:怀疑病情加重是因为自己得了梅毒,也就是性病。于是他按照看病时中医大夫的建议,每日服用槐花一碗,吃了一段时间以后,仍然没能缓解皮肤发病的情况。

但也因此可以确认:这病不是梅毒,只是原本的牛皮癣加重了而已。这在曾国藩中年前期的自我转变中,写下了重重一笔,以至此后多年,曾国藩都恪守着清心寡欲的戒律。

曾国藩笃定地要给自己铸一座金身、为后人所铭记,只是这条路并不好走,所以他很快就再次面临了考验。

癣类皮肤病的发病程度与患者的精神紧张程度有关,曾国藩的这一症状,随着官位的升高而加重,以至于在军务繁忙、压力大时,每每早起,整个床上都会有一层皮屑。

而后,曾国藩的夫人、弟弟等都分别劝说他纳妾,反复提起,曾国藩才终于答应。但曾国藩做任何事时都会极度认真和细致,何况要面对他所恪守的传统婚姻观念。

于是在娶妾之时,他所秉承的坚持,在外人看来就是格外挑剔。

在看了数名女子后,最后选中了一位陈姓婢女——这位婢女更多是来伺候和照顾曾的日常起居的。陈姓婢女进门时只有19岁,年近50岁的曾国藩,在小妾的照顾下,癣病有了明显好转。

可惜好景不长,第二年,陈氏的肺结核犯了,持续咳血不止,终于还是撒手人间。小妾离世后多年,曾国藩仍记得他这位陈夫人安葬的地点和生辰。可见,在这副压制人性的理学家面孔后,他仍然是一个有情人。

曾国藩穷其一生都在自我修炼,对子女们的教育也极为严格。他强调,男儿要识文断字,不求辈辈出高官,但愿代代出秀才;女子则必须从俭、德、孝字入手,在女红上用心。

曾国藩有两个儿子,长子曾纪泽做了晚清时期的驻法外交官。由于言论过失,被罢免了职务。次子曾纪鸿没有走上仕途,成为了数学家。

如果说曾国藩两个儿子的人生各有些许遗憾,再看曾国藩的女儿们,她们的人生却大多要用不幸来形容。

曾国藩一共有6个女儿,其中一个早年夭折。

大女儿曾纪静与袁芳英家长子袁秉帧成亲。然而袁秉帧却四处为非作歹:抢占民屋、擅自娶妾等,曾纪静年纪轻轻就整日以泪洗面。

而作为父亲的曾国藩在和长女曾纪静通信时,多次告诉她要多加忍耐、要逆来顺受。

在这种情况下,袁秉帧的为官行事不但没有改进,反而越加猖狂,曾国藩十分气愤,却仍然要求曾纪静继续忍让,信奉“夫为妻纲”的传统观念,夫君在外不归,曾纪静就仍然要回到袁家、奉侍公婆。于是长期处于抑郁之中的曾纪静,年仅29岁就去世了。

曾国藩的另外几个女儿,二女儿曾纪耀婚后不久,就病死在法国,年仅38岁。三女纪琛、四女纪纯都是短短婚后几年,丈夫离开人世,分别早早地开始守寡。只有小女儿纪芬,生活还算是圆满。

我们看到,无论是婚恋,家庭,还是亲情,曾国藩在面对这些冲突时,内心是十分煎熬的,即使心中有情,他也还是做出了服从于理学观念的选择。

理学的本质是去除人性的过程,所以这些选择产生了各自的利弊影响,既决定了曾国藩需要割舍和付出,也决定了他的实现和成就。

曾国藩一生官至两江总督、直隶总督、武英殿大学士,在晚清王朝为官34年。然而,无论为政或是治军,官场或是战场,他都讲究:办事成事的关键是人、是和人打交道。

细数曾国藩这一生的作为,除却穆张阿的提拔、道光帝的赏识,还有数位同样不能忽视的历史人物对他产生过重要影响,其中就包括王錱(zhēn)、李元度、李鸿章。

太平天国时期湘军最早的雏形,出自王錱。但王錱的局限性在于,自己一介乡里秀才出身,在当地的地位和施展相对有限。

恰逢这年,曾国藩奉旨回乡操办湘军的团练,正是用人之际,于是被人引荐了王錱,两人见面后一拍即合。

这段看似稳固的利益关系还是渐渐生出了裂痕。

一次征兵中,曾国藩命王錱招三千,王錱却私自招了六千,而后王錱就自己带着这几千兵,不接受曾制定的兵制、也不再听从曾的指挥。王錱的这一举动,一方面是不信任曾国藩在军事上的能力;另一方面,是想发展自己的军事实力。

王錱的野心日益明显,曾国藩也越来越不能容忍王錱,两人间互生嫌隙,裂痕越来越大。1814年,王錱作战失利,所属湘军被困在岳州城内,曾国藩拒不救援。经过多人说情后,曾国藩才终于派人前去解救。

曾国藩和王錱进行了最后一次谈判。王錱完全无法接受曾国藩提出的诸如裁军、听从调遣等条件,于是就从湘军东征的名单中被剔除了。

曾国藩东征屡遭败绩,后来借奔丧的契机回到了湖南休整。

湖南和江西的诸多战事,就只有王錱带着部队各处奋战。王錱领兵奔驰于大小战场,因为劳累过度而感染了热疾。死在了军中,年仅33岁。

而曾国藩本人,在家书中曾将自己识人、处事原则告诫给弟弟:如果人才不能为己所用,就要毫不犹豫地果断剔除,显然王錱就成了一颗被曾弃掉的棋子。

在治军为政的过程中,曾国藩有自己的原则,你不能为我所用,我会舍弃你,你为人懦弱,没有担当,立场不坚定,没有原则,我也会舍弃你,哪怕你曾经功不可没,哪怕你对我有救命之恩。

这个对曾国藩有救命之恩的人叫李元度,他最初是曾国藩的湖南同乡,带了五百多平江勇投奔曾国藩,在湘勇最初的发展中功不可没。数次在危难之时以间接、直接的方式救过曾国藩的命。

然而这段生死之交,也还是走向了陌路。

徽州战役,李元度主动请缨,要求前往救援,曾国藩特别嘱咐李元度务必坚守城池、不要妄动。

然而李元度去了徽州后反而主动出击,还在这次出击时遭遇了太平军的精锐部队。

李元度作为主将,临阵逃跑,全军溃败。尽管两人之前的私交甚好,曾国藩还是不能容忍李元度临阵脱逃,他决定上书参劾李元度,这一举动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其中包括李鸿章。

李鸿章更是收拾东西和李元度连夜离开。曾国藩的奏折上奏后,朝廷很快批复,将李元度革职。

李鸿章在离开曾国藩后,被曾国藩的政治对手多次邀请,他都没有动心。而李元度,在离开曾国藩后,很快就投向了曾国藩的死对头浙江巡抚王有龄,王有龄马上为他安置了“按察使”,相当于今天的“副省长”职务,李元度喜出望外,但这也让他更加得罪了曾国藩。后来,曾国藩借各种契机多次上奏李元度,对他进行参劾,李元度最终被判充军。

 

毕竟,李元度对曾国藩有“三不忘”的救命之恩,晚年的曾国藩每每念起此事,都是格外地悔恨,于是就想以两家结亲的方式来化解自己和李元度之间的矛盾。

曾国藩去世后,李元度写了一幅挽联,感念曾国藩当年对自己的批评和惩罚,认为曾的举动亦是出于师生之间的恩义。

当我们此时再具体审视王錱(zhēn)、李元度与曾国藩之间的关系,并联想此前曾国藩在治学、修身等篇目中的人生信条,就不难理解这个人在政治、军事等关系场中的形象——同样的严谨、自律,转移到对待官场人事的态度上,就会不可避免地演化为果决、严格、公事公办、没有转圜余地等看似不近人情的地步。

关于曾国藩的评判,非常复杂。太平天国时期,曾国藩以捍卫中华道统的名义举兵东征。一介书生出身的曾国藩领兵杀敌,不计其数。在今天来看,以曾国藩为首的一代名臣,被后人称之为“同治中兴”时期的骨干。他这一生的功过、褒贬,多少都受限于当时的历史环境。后人谈起他“反革命”的身份,是因为他维护清王朝的统治、对太平天国施行镇压;指责他是“汉奸”,是因为他在天津教案时的处理过于软弱。

身为终生信奉理学的大家,曾国藩的理想,是要把当时的中国恢复到传统的儒家秩序,维护封建统治。而曾国藩最终也没有挽回大清覆灭的命运。

这位一生筹划着结局的人,在人生的最后时期才终于揭晓的谜底。如果这个结局是“果”,那么曾国藩一生中所做过的全部选择都是“因”。

而选择因、实现果,也是让生命得以自圆其说的一种可能。我们所遇上的每一段风浪,既是坎坷,也是转折,关键在于面对它时要如何抉择和跋涉。生命的路从来没有地图,只有内心的指南针。当时间和经历都故去后,愿此刻听完这本书的你,也能以曾公为鉴,找到忠于自己内心的人生信条。

好了,以上就是《曾国藩家书》全部内容,感谢您的收听。我们将会给您奉献更多的精彩内容。最高速的成长,遇见更好的自己。

© 转载请联系作者,私自转载视为侵权!

人已赞赏
亲子

《教出乐观的孩子》[美] 马丁·塞利格曼

2020-3-10 6:00:32

亲子

《最美的教育最简单》[中]尹建莉

2020-3-17 6:00: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