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中]老舍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离婚》是一部关于小市民的故事,它的主人翁,是一群国民政府中的科员,而这些小人物的烦恼,也无非是老婆、孩子、办公、升官、外遇……

你好,欢迎来到速读一本书。今天要给大家解读的书籍是《离婚》,全书约13万字,接下来我会用25分钟的时间为你解读书中精华:在这本书里,我们将一起探寻旧时小知识分子在生活和婚姻中复杂的心理行为和性格特征,从而启发我们对人生、对人性的思考及探讨。

小说作者老舍,原名舒庆春,字舍予。他是现代著名文学家,一生共创作小说、诗歌、戏剧等作品百余种。老舍出生在北京,对古老的北京城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他的小说大多以北京作为取材的源地,塑造了众多的平民形象。幽默诙谐的风格和独具特色的北京方言,让他的作品独具魅力,被誉为京派文学领袖。深厚的人道主义情怀、浓厚的爱国爱民思想,让他获得“人民艺术家”的称号。

20世纪三四十年代,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离婚高峰期。当时的年轻人受“五四”新文化运动影响,崇尚“恋爱自由”,纷纷与家庭包办的旧时婚姻决裂。同时,“自由离婚”也成为老年思想和青年思想冲突的焦点。长篇小说《离婚》就诞生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小说讲诉了北平财政所几个科员的离婚危机及家庭纠纷,老舍用幽默的语言及漫画式的夸张描写,批判了整个旧中国的社会制度和当时扭曲人们性格的文化环境。《离婚》在1933年出版,出版后好评如潮,是老舍诸多小说中最好看的一部,也是老舍最爱的作品之一。著名评论家李长之认为这本小说,“高出于老舍先前的一切作品”,赵少侯评《离婚》的幽默“是真正的幽默”。

好了,介绍完这本书的基本情况,我们来详细讲讲书中的内容吧。

这本书主要讲了两个主题:

第一个主题是:民国时期知识分子在理想与现实中的矛盾和选择。

第二个主题是:作者对旧时人民的投机取巧、圆滑世故、虚荣怯懦等劣根性的批评。

我们先来分析小说的第一个主题:

民国时期知识分子在理想与现实中的矛盾和选择。

在生活中,我们或许会有这样的无奈:心中的理想大学没考上,只得退而求其次选个稍差一点的学校;心里虽念着诗和远方,但为了生存,不得不做着一份不喜欢的工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是我们大多数人的感叹,小说中的老李也有这样的感叹。

老李是个乡下人,因学过银行和经济学,在北平财政所谋了个二等科员的差事。按理说这是好事,可他最近眉头不展,总是闷闷不乐。同事张大哥是个热心人,最爱管家长里短的事,凭着他以往的经验:凡是未婚的人脸上起了几个小红点,或是已婚的眉头不大舒展,必定与婚事有关。张大哥一眼就看出了老李的心事,邀老李去家里坐坐。

一顿涮羊肉下肚,老李说出了烦心事,和张大哥预想的一样:他想离婚,他不爱自己的太太,他讨厌包办婚姻,他对心中的理想伴侣有着自己的看法。张大哥表示反对,他劝老李说:“你这么胡思乱想是危险的!你以为很高超,其实是不硬气。怎说不硬气呢?有问题不想解决,半夜三更闹诗意玩,什么话!壮起气来,解决问题,事事顺了心,管保不再闹玄虚。”一席话说得老李哑口无言,他原以为张大哥会赞成他离婚。但他哪知道,做媒和反对离婚,是张大哥一生的神圣使命。张大哥坚信,婚姻的不幸是可以调和的,于是马上给出了解决方案:让老李从乡下把老婆孩子接来,好好调教。

老李并不认为这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迟疑着不肯答应。这时张大哥迅速抓住了老李的软肋——孩子。老李有一对活泼可爱的孩子,他不敢说不爱自己的孩子,在他的心中,他也确实想摸摸孩子的小手,亲亲孩子的脸蛋。张大哥见老李没了言语,立马说道:“老李,你只需下乡走一趟,租房子,预备家具,全有我呢。”

随后几天,张大哥忙得不亦乐乎,订房子、租家具、买生活用品、糊窗户纸,每做完一件事都向老李汇报一声,逼得老李不得不去接人。内心几番挣扎后,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老李从乡下接来了自己的太太,想着“先这么活着试试”,暂且丢开心中的诗意,接受事实吧!在理想和现实的抉择中,老李第一次向现实妥协了。

妥协之后,老李的烦恼解决了吗?不仅没有,事实上更糟!围绕在老李身边的是一群无聊庸俗的同事,最爱拿人取笑逗乐,小赵便是其中一个。为了捉弄老李,他先撺掇着大家喊老李请客,然后偷偷将老李的太太带到同事聚会上,让她洋相百出,供大家取笑。老李为此气愤不已,却不敢“声讨”同事,只得回家大哭。他憎恨自己的懦弱,不屑同事间无聊的应酬和争斗,讨厌财政所的腐败和丑恶,把它比作“怪物衙门”,却不敢得罪同事,不敢辞职。

因为他有一大家子要养活,还要教育孩子,他有责任在身,他觉得“因儿女而牺牲一切生命的高大理想与自由”,都是值得的。他只能暂且忍耐、苟且地活着,虽然很难堪,很不是滋味,但是,理想和面包,还是面包更为重要。老李再一次向现实妥协。

太太接来后,两人虽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总说不到一块去,还时不时地争吵。妻子粗鄙的言行和短浅的见识,让老李厌烦无比。两人本来就没有感情基础,也没有共同语言,越接触越觉得彼此不合适。老李喜欢住在隔壁的马少奶奶,她为了和马少爷在一起敢于和娘家脱离关系,这种为自由恋爱而抗争的精神是老李心中所向。不幸的是,马少爷和她在一起没多久便和其他女人跑了,老李同情、钦慕马少奶奶,但几次表白的机会他都放弃了,因为他不能离婚,不能违背了父母的心愿,为了父母,也为了孩子,他有苦说不出,他只得忍。

听到这里,大家肯定会想,他为什么不抗争?为什么不为自己的命运搏一搏?难道就这样认命了吗?老李没有,在长久的妥协和忍耐之下,他最终爆发了,因为张大哥的事。

张大哥的儿子被人怀疑是共产党,让特务机关抓了去。张大哥急得团团转,平时依靠张大哥的亲朋好友都躲开了,谁也不肯帮忙。只有老李站了出来,找到“有门路”的小赵,和他谈判、交换条件,他知道小赵狡猾心眼坏,又爱捉弄人,承诺只要小赵救回张大哥的儿子,自己任凭小赵处置。老李终于硬气了一回,按着自己的想法说话做事,忽然觉得畅快多了。

至此以后,老李开始任性起来:他讨厌财政所,干脆两三天都不去上班,不再担心丢了工作养不起一大家子;他厌烦太太无休止的吵闹和猜疑,就带着孩子出去散心;他不屑工作上的勾心斗角,也不去争抢头等职员的位置……他在行尸走肉的生活里寻求着遗世独立和刺激。

但很快,他又被现实打败了!张大哥的儿子被释放后,张大哥立马恢复了精气神,和往常一样,忙着做媒,忙着请客,忙着疏通关系。之前躲着张大哥的同事们纷纷前来送礼、慰问,张大哥依然热情地招待着,大家似乎都得了失忆症。

财政所又添了一群混日子的新人,老李和太太依然猜疑吵闹,身边的一切都没变!马少奶奶的丈夫回来了,老李以为她会闹离婚,没想到几句争吵后,马少奶奶也妥协了,接受了外遇的丈夫。老李终于看透了,心中最后的一丝诗意也破灭了。他有过抗争,但他最终抵不过现实,他每一次的抉择,几乎都是在妥协。而这一次,老李彻底地心灰意冷,他选择逃避。

老李回到了乡下,他回乡下做什么呢?教书吗?种田吗?书中没有介绍,但结尾最后一句话似乎给出答案:“老李不久就得跑回来,你们看着吧!他还能忘了北平?”这是张大哥的断言,是一句近乎宿命的预言。

为什么这么说呢?老李所处的那个年代,社会污浊黑暗,官场腐败无能。但凡不涉及自身利益,大家对任何事都采取敷衍塞责的态度。社会风气如此,仅凭老李一个人的力量无法改变,他也无法脱离现实社会和周围环境独立存在,这是老李的悲哀,也是那个时代的悲哀。

接下来,我们分析第二个主题:

作者对旧时人民的投机取巧、圆滑世故、虚荣怯懦等国民劣根性的批评。

“国民劣根性”是什么意思呢?它指的是一个国家大多数人民共有的、根深蒂固的不良习性和缺点。

老舍对“国民劣根性”的思考,源于他早年在英国当讲师时,感受到异国文化及民族精神与中国有很大的不同,促使他思考和研究两国文化差异,并在对比中,重新审视本国文化及国民的精神弱点。随后写下了《赵子曰》、《老张的哲学》、《二马》这几本带有强烈批判色彩的关于“国民劣根性”的小说。至此以后,老舍的小说时时充斥着对“国民劣根性”的批判,他想借此唤醒国民的觉醒意识,彻底改变自身精神弱点,抛弃糟粕,建立新文化,以此达到国富民强的愿景。

那么在这部小说里,老舍要批判的“劣根性”有哪些?又是以怎样的方式批判的呢?先来看看小说中有哪些“劣根性”,我们选取小赵和张大哥这两个代表性的人物,给大家一一分析。先说小赵。

小赵的“劣根性”,主要有两点:1、投机专营,2、贪财好色。

我们先说说他的“投机专营”。在整个财政所里,小赵应该是最得意的人,因为他攀上了所长太太。他知道所长是个“妻管严”,而所长太太社交圈子广泛,许多官员的前途都捏在她手里,投靠了所长太太,等于掌握了财政所三百多人的官运。于是小赵溜须拍马,当了所长太太的走狗,帮着所长太太探听消息、铲除异己。但凡哪个部门有了空缺,小赵都会帮着所长太太把自己人顶上去,以巩固自己的地位。他对“政治风向”特别敏感,每天正事不做,专探政治消息,以便为自己谋个好前程。

我们再来说说他的“贪财好色”。小赵是玩弄女人的高手,他特别喜欢女学生,给她们买点胭脂水粉,加上几句甜言蜜语,再学学洋人吃西餐、说英文,轻松地就把女孩骗到手。自己玩腻了,再把她们好好调教一番,献给官位高的人,以此发财。老李求他帮忙救张大哥的儿子,他并没真心要帮忙,却借此机会要张大哥的两所房子作为报酬。老李和他讨价还价,虽然最后松了口,只要了一所房子,但他不服气,又从老李那里索要了250元钱。小赵为了钱和权,不择手段,真是恬不知耻!

说完了小赵,我们来说说张大哥。

张大哥的“劣根性”主要有四点:1、圆滑世故;2、敷衍怯懦;3、虚荣爱面子;4、因循守旧。

我们先来说说他的“圆滑世故”。张大哥的同事吴先生想纳妾,找到张大哥帮忙。张大哥不愿帮这个忙,在他看来,官员纳妾等于是在给自己上枷锁,但又不好直接拒绝吴先生,怎么办呢?张大哥知道吴先生爱打太极拳,立即转移话题,吴先生高兴地打起了太极拳,忘了纳妾的事,张大哥趁机溜了。还有,当老李把太太接来后,小赵为了取笑老李,联合同事让李太太在宴会上出丑,张大哥碍于情面并没阻止。但接李太太来北平又是张大哥的主意,好人要做到底。于是每当小赵为难李太太时,张大哥都会出言维护李太太,但维护的话语背后实际都是在暗中帮助小赵完成恶作剧,两边都不得罪,张大哥维持了自己“老好人”的名号。

我们再来说说他的“敷衍怯懦”。二妹妹的丈夫因为害死条人命被巡警抓了,她的婚事是张大哥撮合的,因此跑来向张大哥求助。在张大哥的追问下,二妹妹说出事情经过,他的丈夫托人办了个假的行医证,给人看病永远只下二两石膏,这次石膏下多了点,闹出了人命。张大哥是怎么处理的呢?他告诉二妹妹,他会托人救他丈夫出来,两人好好过。至于其它的,张大哥只字不提。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既然能托人考上医生,也能托人把他放出来,就这么敷衍地过吧,这是张大哥的处事哲学。

可生活中有些事可以敷衍,有些事却敷衍不了。特务机关怀疑张大哥的儿子是共产党,把他抓走了。张大哥托遍了人情也救不了儿子,只有坐在家里以泪洗面,媒也不做了,班也不上了。老李去探望他,见他茶饭不思,精神恍惚,说话有气无力,完全没了人形,长此下去,不是哭死就是疯了。遇上这样的大事,精明的张大哥却毫无办法,他退缩害怕了。倒是老李,找到他平时不敢得罪的小赵,赌上自己的性命去救张大哥的儿子。相比之下,张大哥弱多了。我们再说说他的“虚荣爱面子”。用汽车娶新娘,在当时是挺有面儿的事。张大哥也觉得可行,但新娘不坐轿子多少是个遗憾,况且坐在车上被旁人看见总是不好的。对此张大哥有了新发明:在汽车里放一座小轿,新娘仍坐在轿子里,车门一开,轿子抬出来,既顾了面子又顾了里子,张大哥很是得意。谁知到了夏天,新娘在轿子里热得昏了过去,于是张大哥在车顶上安了两个电扇,问题解决了,张大哥依旧得意。

为了赶时髦,每个商店的西洋货,张大哥都打听得清清楚楚。多少钱?哪个时候打折?他比谁都记得准确。他喜欢外穿一件大长袍,里面配着一件西装的汗衫,看似很不搭,但他不管这些,因为他最爱汗衫袖口那对镶着假宝石的袖口。他家里的摆设,永远都是当下最流行的。但事实上,张大哥看着表面光鲜,背地里却很省。他的烟斗,用旧了舍不得丢,就把它劈了当柴烧;舍不得花钱请佣人,老婆就充当自家佣人;为了省钱,大热天出门从不坐车。

最后我们来说说他的“因循守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在对待婚姻的态度上。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受新文化运动影响,“自由恋爱”、“自由离婚”的思想越来越深入人心。张大哥依然守着陈旧的思想:他反对离婚和自由恋爱。在他看来,自由恋爱根本不靠谱,有媒人介绍的婚姻才是上等婚姻。张大哥这个媒人当得也很称职,双方年龄、长相、家道、性格、八字都要细细测量过,至于有没有感情基础,那都不重要。但凡闹离婚的,那一定是媒人不称职。经张大哥介绍的,还没有闹过离婚的,所以他颇有点自豪。介绍婚姻是创造,消灭离婚是艺术批评,这是张大哥一生的光荣使命。

其次,张大哥的见识也有点守旧。张大哥是北平人,他认为世界的中心就是北平,除了北平人其余都是乡下佬。他所知道的山,只有北平的西山,对从北平北边过来做生意的人,他都觉得对方神秘莫测。他只知道青岛是在山东,而山东人都在北平开猪肉脯。听到这儿,你是不是觉得有点可笑呢?这就好比清朝末期的人闭关锁国,不肯“开眼看世界”,总觉得自己的地儿都是最好的。在张大哥那个年代,都有人出国留洋了呢,对比下张大哥的见识,让人哭笑不得。

听到这里大家发现没有,张大哥这些我们如今看来很荒唐的行为,正是这个人物的悲哀。比如他的婚姻观,像把枷锁,把两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锁在一起,彼此痛苦折磨一辈子,他当媒人实际就是在制造悲剧。而他自己的婚姻也并不幸福,他把妻子当佣人使唤,他的妻子对他敢怒不敢言。还有他那点可怜的见识,显得他目光短浅,可他却不以为然,让人觉得可悲可叹!

好了,今天为你解读的《离婚》就到这儿了,我们来回顾下书中精华吧!

小说的第一个主题,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与抉择。这个主题主要体现在老李身上,从他接太太来北平开始,到最后逃回乡下,每一次理想与现实冲突时,他都选择了妥协,唯一一次的抗争,也被现实击败了。他的理想一点点被现实吞噬,最后也不得不接受现实,埋葬理想。

小说的第二个主题,对国民劣根性的批判。我们说了小赵和张大哥各自的性格缺点。小赵贪财好色、结党营私,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张大哥对任何事都采取敷衍的态度,遇上敷衍不了的事不是妥协就是退缩,为人圆滑世故,思想守旧又爱赶时髦,喜欢听人吹捧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背地里却节俭得很。

张大哥代表了那个时代人们共有的“劣根性”,这是通病,要彻底医治它并不容易,因为它是人们长期在传统文化和社会环境的影响下,产生的负面的心理行为。那有什么办法来医治它呢?老舍在他的小说中,给出了具体的解决办法:对传统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汲取外来的文化精髓,建立一个新的、有生机活力的文化。这也正是老舍创作此小说的意图:通过描述以张大哥等人啼笑皆非的处事哲学和生活琐事,来揭露和批判他们的精神弱点,并以老李的悲剧来警醒世人,借此唤醒国民思想觉悟,为摆脱旧文化、建立新文化而努力奋斗。

《离婚》虽说讲诉的是清末民初的事,但八十年后的今天,仍然具有现世意义。回想下我们身边的人,是否也有张大哥和小赵的影子?在现实和理想发生冲突时,我们是否也会像老李那样选择妥协?其中的无奈和辛酸你是否也有体会?我们为人处世的原则是什么?人生意义又是什么?这都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以上就是《离婚》这本书的全部内容,恭喜你又听完了一部书,感谢你的收听,励耘书屋期待与你下次再见!

© 转载请联系作者,私自转载视为侵权!

人已赞赏
情感

《爱的5种语言》[美]盖瑞·查普曼

2020-3-27 6:00:22

理财

《贫穷的本质》[印度]阿比吉特·班纳吉/[法]埃斯特·迪弗洛

2020-4-16 6:00: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