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学习》[美]本尼迪克特·凯里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怎么样学习才更科学有效?这本书可以帮助你建立正确的学习观念,提升学习效率。

你好,欢迎来到励耘书屋, 本期音频给你解读的是《如何学习》,这本书的中文版的大约是24万字,我会用25分钟的时间为你解读书中精髓:了解大脑的工作机制,扭转错误的学习观念,通过科学的学习方法提高学习效率。

这是一本讨论科学学习方法的科普书,在开始说这本书之前啊,我们先来听一个有感记忆力的实验。

100年前,伦敦有个叫巴拉德的科研人员,他让一个班的小学生阅读一首诗,要求学生尽量把诗句背下来,学完休息五分钟,就马上进行默写测试,结果成绩都很一般。

过了两天,巴拉德突然要求学生再次默写那首诗,所有人都毫无准备,按理说,没有复习考试成绩应该会惨不忍睹吧?结果恰恰相反,班上的平均成绩反而提高了10%,这个实验后来就被称为巴拉德效应。

看起来巴拉德效应似乎很不可思议,通常人对事物的记忆应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减弱,按照记忆曲线原理的说法,人们的遗忘速度是由快到慢,也就是说,刚学完的最初几天遗忘的速度应该是特别快的,怎么可能还加强了呢?

这个问题答案就在我今天要为你解读的这本,《如何学习》里。

这本书是2017年7月在中国出版的,书中介绍了很多颠覆传统认知的学习方法。为了证明这些方法的科学性,作者还详细阐述了脑科学和认知心理学领域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实验和最前沿的观念,让我们理解学习的过程中大脑的运作机制,从而理解和掌握更科学有效的学习方法。

说起来,我们每个人对学习可能都有一些固有认知,这本书就会告诉你,你的哪些认知是对的,哪些可能错了。

比如你可能认为找个安静的地方学习比较好,实验结果却是有打扰的情况下学习效果更好,你可能认为最好找个特定的时间段集中学习一门课程,实验结果却是不同内容掺杂着学,效果更好。总之这本书里讲了许多有关学习的新科学,非常值得我们参考。

这本书的作者叫本尼迪克特·凯里,是纽约时报顶级科学记者,他在学生时代就是学霸,以全优的成绩从科罗拉多大学数学系毕业,又获得了西北大学新闻学的硕士学位,毕业后的30年里,他一直从事医学和科学类新闻报道,持续追踪脑科学和认知心理学的前沿成果,再将这些研究成果写成权威性的报道。

在工作中,本尼迪克特深入接触了很多科学家,他们在一些生僻的科学领域研究了大半辈子,得出的成果,很有启发性和实用价值,却很少有人知道。

另外科学记者的身份也要求本尼迪克特需要具备快速学习能力,这样才能把前沿科学资讯消化和转达给普通大众。所以他自己也一直在探索更科学更高效的学习方法,这些因素都激发了他写下这本《如何学习》。

好了,介绍完这本书和作者的基本情况,下面,我就来为你详细讲述书中的精华。

首先我们来看看在学习的时候大脑是怎么工作的,然后再来了解本书介绍的三个科学高效的学习方法。

我们先来看看第一个重点内容,在学习的过程中大脑是如何生成和提取记忆的?又是如何遗忘的?

人的大脑中啊,平均有一千亿个神经元,也就是神经细胞,这些神经细胞大多与千千万万个其它脑细胞互相连接,组成一张密网,如果用互联网形容这张神经细胞密网,存储和传导的上千TB的无声信息风暴,上千TB这个数量级的信息密度,是个什么概念呢?

简单类比一下,大致相当于300万部超清电影,同时在大脑里播放,在这张神经系统密网中,用来学习和记忆的核心部位有三个,内嗅皮层,海马体,和新皮层。

内嗅皮层就像是一个过滤器,负责过滤由大脑的海量信息,海马体负责组合这些信息,把和这些新信息相关的神经细胞通过神经突触连接起来,新记忆就这样构建起来了。

新信息被打上记忆的标签后,就会存储到新皮层上,新皮层就是大脑最外面那层褶皱,每次提取这些记忆的时候,这部分皮层细胞就会活跃起来,同时跟记忆有关的神经细胞之间的突触,也就是神经细胞之间的连接点,就会加厚一次,每次神经突触被加厚,神经信号就会传递得更快些,记忆就这样被加深了。

这样说可能比较抽象,作者就把大脑的这套记忆机制比喻成电影摄制组。

内嗅皮层负责把信息原材料拍摄好,海马体是电影导演,他会决定将哪段影像编排在哪里合适,恰到好处地把前因后果都编织到一起,从而演绎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最后这段记忆影片会存储在新皮层这块大脑硬盘上。

但是我们在提取一段记忆的时候,就不像从电脑里打开一个电影文件这么简单了。

我们的海马体不仅是记忆影片的导演,同时也是一个编故事的高手,这个导演要让每一段情节都合情合理,要根据现有材料找出关系作出判断,把松散的信息,做成一个能让人理解的整体,用我们平时的话说,就是脑补。

比如你听到别人说悄悄话的时候,提到了你的名字,你就会假想出一些事情来,把那个没听清的八卦补上。这个脑补机制的存在是因为大脑在接受信息的一瞬间吸收的东西比我们意识到的要多得多,这些我们没意识到的东西也被组织成记忆,加入到神经细胞这张密网中去了。

这就导致每次我们提起一段记忆出来的总是神经细胞密网中的一连串信息,这串信息是含有杂质的,比如你想起一个从哪本书里看到的故事,想回忆出这本书的名字,最先想到的可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可能你当时坐在咖啡馆的窗边看书,比如你看完书去买了一个汉堡吃。所以你看,我们在提取记忆的时候是没办法做到十分精确的,了解完大脑是怎么生成和提取记忆的,我们再来看看以遗忘是怎么回事儿。

在作者看来,遗忘是大脑的一个重要功能,遗忘能帮助过滤垃圾信息,使大脑专注在某一件事情上,只让跟这件事有关的信息被提取出来,这是什么意思呢?作者举了一个全美拼字大赛的例子。

普通的美国成年人掌握的词汇量一般是2到3万,而参加全美拼字大赛的青少年要掌握的词汇量一般在10万个左右,那么多生僻单词全都装在脑子,大脑肯定要做信息过滤处理,换句话说,大脑必须屏蔽那些争先恐后往外冒的信息,来保证参赛选手不把一个生僻词中的A拼成E。

我们可能听过很多名人因为太过专注而遗忘某些事的例子。比如王羲之练字的时候,忘了吃饭,错把墨汁当成酱;牛顿宴请客人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实验,结果做完实验出来,宾客已经吃完走了,牛顿还以为自己已经吃过了。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有这种专心的遗忘,只是很容易被忽略,比如你要输入一个刚换的密码,就要屏蔽掉,对老密码的记忆习惯,这么看来遗忘并不全是坏事,这件事儿有没有规律可循呢?

19世纪80年代,柏林大学的教师赫尔曼·艾宾浩斯,发现了著名的遗忘曲线,这条曲线表示新学到的东西将有什么样的速率的被遗忘,根据艾宾浩斯的实验,当人们新学到一样东西,20分钟后就只能记得学到的内容的58%了,一小时后就只能记得44%,一周后的呢记忆只有最初的1/3,一个月后记忆就只剩下1/5了,也就是说人对新事物的记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减弱,而且最初几天遗忘的速度还特别快,但是这个结论很快就被颠覆了,还记得咱一开始讲到的巴拉得效应吗?小学生们对诗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增强了,这是怎么回事?

20世纪80年代,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有一对姓比约克的教授夫妇,他们提出的记忆失用理论,失去的失,使用的用,完美的解释了巴拉德这个实验背后的原理,以及各种关于记忆和遗忘现象。

比约克夫妇的理论认为,人的记忆其实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存储强度,一个是提取强度。

一旦一个电话号码一个英语单词被你记住了,他就会永远存储在你的大脑里。那为什么我们会忘记一些东西呢?其实是提取强度出了问题,比如让你回忆起多年没见的小学同学的音容笑貌,你肯定想不起来什么,但如果你突然遇见了小学同学,俩人聊天儿,儿时的情景一下子全回来了,记忆一直都在,只是不好提取了。

比约克夫妇认为如果没有经常复习,提取强度就会随着时间慢慢减弱,但反过来说,提取强度是可以越用越高的,每一次提取记忆提取强度都会增加,而且因为这段记忆在你脑子里又过了一遍,所以存储强度也增加了。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巴拉德效应,学生们第一次考试的时候,他们提取记忆的动作,把对这首诗的记忆加强,相当于一次复习,两天后再考试,上次已经写出来的诗句,这次就不费劲了,学生们就有时间去想想上次没写出来的诗句,而诗句之间都是有语音语义的关联,所以这次就能多写出几句。

可见考试也许就是最好的复习。每次提取都是对新知识的巩固,而且提取的时候越困难,提取强度和存储强度的提升就会更多。

说到这儿呢,大脑的运作机制就讲得差不多了,我们总结一下这部分的重点内容,我们聊了学习时大脑是怎么生成,和提取记忆又是怎么遗忘的。

大脑中用来学习和记忆的核心部位有三个,内嗅皮层,海马体和新皮层,内嗅皮层,负责过滤涌入大脑的海量信息,海马体负责组合,这些信息来构建新记忆,新信息被打上自己的标记后就会存储到新皮层上,但是因为海马体有脑补的功能,我们在提取记忆的时候是没有办法做到十分精确的,比约克教授夫妇的记忆失用理论,提出人的记忆其实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存储强度,一个是提取强度,存储强度不会随着时间减弱,而提取强度就会随着时间慢慢减弱。但通过复习题取强度和存储长度都是可以越用越高的。另外遗忘也有正面作用,它能帮助过滤垃圾信息,让大脑能专注在某一件事情上。

好了,我们已经了解了学习的过程中,大脑工作的基本原理,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到底怎么学习才更科学有效。在书中的作者为我们列举了很多窍门儿,我们选择三个最有代表性的方法,来一一做个解读。

提高学习效率的第一个方法是转换学习场景,可以把学到的东西记得更牢。

美国密歇根大学的做过一个实验,三位心理学家招募了一些学生,让他们学习份有40个单词的词汇表,这些学生的被分成两组,一组在干净整洁的教室学习一次,休息一下,再去一间凌乱的地下室,学习一次。

另一组学生呢,原地不动,在干净整洁的教室学习两次,然后两组学生都来到一间普通教室考试,这间教室不太凌乱,但也没那么整洁,实验人员这么做就是为了避免环境起到提示作用,考试的结果让几位心理学家很意外,40个单词在同一间教室学了两次的学生,平均能记起16个单词,换了房间,学习两次的学生,平均能记起24个单词,只是变换的学习场所,记忆的提取能力就能提高了40%,说到这儿,你是不是想起一些在学校里的经历了?

传统的学习观念,一直在教育我们,学习就要找一个固定的安静场所,学得不好就再花些力气再花些时间。作者给我们建议恰恰相反,学习的时候换一个完全不同的房间,换一个完全不同的时段,试着改变一些习惯性的行为,会帮你把学到的东西记得越来越牢,而且越来越不被周围环境影响。

说完第一个方法,我们再来看看第二个,提高学习效率的方法。

通过交替学习快速提升辨别能力,

交替学习是一个认知科学的术语,意思是把既相关又不相同的题材混合到一起来学习,和交替学习,相对应的就是集中学习。交替学习,以前一直被用在音乐教育和体育训练中,体育教练会让运动员交替进行力量训练和耐力训练,来保证运动员的局部肌肉有足够的恢复时间。后来呢,心理学家们开始研究交替学习和大脑的辨认能力之间的关系,我们在前面提到的比约克教授在2006年跟他的博士后学生科内尔一起做了这么一个实验,这两位学者收集了一组风景画,这句画分别由12个不知名的风景画家创作,看上去都差不多,但每位画家使用的笔法不太一样,他们又召集了72个大学生来通过电脑屏幕来学习这些画作。

学生们被分成两组,一组学生使用集中学习法,就是一口气学习一个画家的作品,比如先学画家A的,一张接一张。

另一半学生呢,使用交替学习法,也就是先看几幅画家A的,再看几幅画家B的,两组学生学习,每幅画的时间都是三秒钟,全部学习完之后,两位学者又拿出48幅,在学习时没拿出来的画,同样是这12位画家创作的,来看看这两组同学能不能分辨出,哪些画出自哪位画家。

比约克和科内尔原来以为啊,用集中学习法的学生成绩应该会更好,但没想到,使用交替学习法的学生,正确辨认画家的比例高达65%,而使用集中学习法的学生只有50%的正确率。15%的差距,在科学研究领域那已经是相当大了。

为了确认试验结果,比约克和科内尔又招募了其他学生,反复做了几次实验,结果还是跟第一次一样,交替学习组的辨认正确率有65%,集中学习组,只有50%。

2007年,南佛罗里达大学的罗勒和泰勒教授发现,交替学习对辨别能力的提升,还能用到数学学习中去,他们找来了24个小学生辅导,辅导他们怎么根据棱柱体的棱数来推导,这个棱柱有多少条边,多少个面,多少个顶点?

实验方法跟刚才那个实验差不多,一半学生用集中学习法,先学习所有从棱的数量开始推导的题,再学习从角的数量,开始推导的题,而另一组学生是混合学的,从棱推导还是从角推导是随机出现的,第二天呢,学生们参加了一次测试,结果显示交替学习组的正确率是77%,是集中学习组的38%的两倍还多,你可见,交替学习对提高数学解题能力格外有效。

罗勒和泰勒教授解释了这背后的原因,在学习过程中不同类型掺杂到一起,会迫使我们去分辨每道题属于哪种类型,把题型跟我们已知的解题方法相匹配,才能找到解决方法,比如说,很多人都觉得应用题太难,就是因为,应用题很少会明确指出应该用什么概念,哪个方法来解题。

总搞得人措手不及,这时候,交替学习的好处就凸显了,它能让我们的大脑准备好随时面对意想不到的事儿,快速分辨出这种情况应该用什么方法应对。听到这儿呢,不知道你有没有体会到啊,无论是变换学习场所还是交替学习,都是在教我们视野要开阔,要适应变化。

第三个方法,我们说点不一样的。睡眠,脑科学家认为睡眠可以巩固我们的学习成果,甚至睡眠本身就是学习。

我们为什么需要睡眠呢?到今天没有一个权威的解释,不过的书中提到,脑科学领域有一个主流共识,睡眠可以帮助大脑巩固记忆,还可以把一些分散的看起来没有关联的信息给连接起来,另辟蹊径地解决某个难题。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发现了化学元素周期表的门捷列夫,门捷列夫曾经告诉同事,他试图把所有元素整理成一个合理的排列方式,苦思冥想了好几个通宵了,还是一无所获,直到把他累晕过去,他却在梦里看见了一份表格,所有元素都各归其位,元素周期表就这样诞生了。

上世纪50年代芝加哥大学的研究生阿瑟发现,他儿子进入睡眠一段时间后,眼皮会发生剧烈的晃动,阿瑟就给儿子连上了脑电图扫描器,想通过监测脑电波来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他发现儿子刚进入睡眠状态的时候,扫描器上的波纹会慢慢平静下来,但是两三个小时之后,随着儿子的眼皮开始晃动,仪器上的波纹也开始剧烈地起伏,而且活跃程度不比人醒着的时候低。

阿瑟的导师,正好是现代睡眠之父克莱特曼教授,他和阿瑟一起找了20个成年人做类似的睡眠监测实验,研究表明,人在睡觉的时候大脑皮层还在活动,而且眼皮晃动的这个阶段,大脑皮层的活动跟醒着的时候一样剧烈。

这个阶段后来被称为睡眠中的快速眼动期。做梦,这种生理现象一般就发生在快速眼动期,而且很可能就是某个特定层次的大脑皮层活动。

2007年,哈佛大学主导了一项实验,内容是通过一个彩蛋游戏来检测学生辨别嵌套层级的能力。研究员呢,先让学生在电脑屏幕上学期这些彩蛋,这些彩蛋上的图案不一样,有的是水纹图案的,有的是珊瑚图案的,屏幕上每次只显示一对彩蛋,以及这两个彩蛋的层级关系。比如,水纹彩蛋高于珊瑚彩蛋,珊瑚彩蛋高于羽毛彩蛋,最后呢,这些学生要给所有的彩蛋做一个层级排序,你可以理解为,给权力的游戏里的人物画一个关系图。

参与实验的学生被分成两组,一组晚上学习睡过一觉,第二天早上考试被称为睡组。

另一组学生早上学习,晚上考试,被称为醒组,我们直接说实验结果,睡组对复杂层级关系的辨识正确率高达93%,醒组却只有69%。24小时之后,两个小组再次分别进行测试,睡组的正确率还是比醒组要高出35%,睡和不睡的差距怎么会这么大呢?

哈佛大学实验小组的负责人马修沃克对作者说,在睡眠状态下记忆的图景会被拓宽,所以能看到更完整的景象,而且有证据显示,这个记忆被拓宽的时间就发生在快速眼动期。大脑在这个阶段做了很多信息整理工作,深化和巩固我们醒着的时候学到的记忆,换句话说,睡觉本身就是学习。

好了,说到这儿呢,这三个提高学习效率的方法就完了,第一个方法是学习的时候多换几个场所,会帮你把学到的东西记得更牢,第二个方法是交替学习,能快速提升辨别能力,第三个方法是睡眠,睡眠可以巩固我们的学习成果,那以上呢,就是为你介绍的《如何学习》这本书里的重点内容,让我来为你总结一下,我们先说了学习时大脑是怎么工作的?

大脑都用来学习和记忆的核心部位有三个,内嗅皮层,海马体和新皮层,内嗅皮层负责过滤涌入大脑的海量信息。海马体,负责组合这些信息来构建新记忆,新信息被打上记忆的标签后,就会存储到新皮层上,但是因为海马体有脑补的功能,我们在提取记忆的时候是没办法做到十分精确。

比约克教授夫妇的记忆失用理论提出,人的记忆其实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存储强度,一个是提取强度,存储强度不会随着时间减弱,而提取程度就会随着时间慢慢减弱,但通过复习提取强度和存储强度都是可以越用越高的。

另外遗忘也有正面作用,它能帮助过滤垃圾信息,让大脑能专注在某一件事情上。

然后,我们讲了三个反常识的高效学习方法,第一个,转换学习场景,可以把学到的东西记得更牢,而且不受周围环境影响。

第二个高效学习方法是交替学习,把既相关又不相同的题材混合到一起来学习,能快速提升我们的辨别能力。

第三个方法是睡眠,脑科学家认为睡眠可以巩固我们的学习成果,深化和巩固我们醒着的时候学到的记忆,甚至可以说睡觉本身,就是学习。

好了,以上就是本期音频的全部内容,这是励耘书屋为你解读的《如何学习》,恭喜你又听完了一本书。

© 转载请联系作者,私自转载视为侵权!

人已赞赏
成长

《挪威的森林》[日] 村上春树

2020-1-14 23:19:21

成长

《刻意练习》[美] 安德斯·艾利克森/罗伯特·普尔

2020-2-7 6:00: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